姐姐的秘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下载,我的美女姐姐全文完整版!

如果觉得故事好看,麻烦赞一下鼓励我奥,谢谢你~

本文大约17500字,阅读需要17分钟~故事太长看不完,可以先收藏慢慢看~

关注「喵喵屋的小狸猫」,喵喵屋每天分享好看的故事~

喵喵屋里有很多分享故事的小猫,关注「猫妹喵喵屋」,看故事不迷路~

==========================

结婚一年,我和秦胜见面不超过十次。

他心中的人,始终是我的姐姐冷露,那个众心捧月的千金小姐。

而我,不过是个多年来隐藏在冷露身后的丑小鸭。

我知道,我永远也争不过冷露的。

于是她回来后,我便主动离开了。

谁知,我走后,秦胜却像疯了一样寻我。

1

今日下播时,我收到了秦胜的信息。

「我今晚七点到家。」

看了眼时间,发信息的时间是五点半,而现在,已经八点了。

我没回,他也没再发。

开车从公司出来,路过一个超市,想了想,还是拐进去,买了点蔬菜水果。

毕竟,以他新晋影帝的忙碌程度,今晚见一面,也许接下来几个月,就又见不到了。

过去一年,我也才见了他十面而已。

到了小区地库,停好车,上电梯,推开门的一瞬间,我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窈窕身影。

我的亲姐姐,知名影后冷露。

她坐在我家的沙发上,靠在秦胜的怀里,抽抽搭搭地在哭。

我愣在门口。

也许是因为看过他们二人合作的太多影片吧,此刻的画面,我居然觉得俊男美女,有几分养眼。

秦胜自不必说,本就是国民老公,而我那姐姐,只要一落泪,便是一副我见犹怜的美人模样。

当然,如果她抱着的那个人,不是我的丈夫,就更好了。

2

冷露因为耍大牌被所有制片和导演集体封杀的事情,我今天也略有耳闻。

但并不觉得奇怪。

因为她自小,就是一个任性又骄傲的人。

明明和她一母同胞,可是只要有她在的地方,我就永远像个隐形人。

她童星出道,5 岁开始就广告片约不断,是全国观众看着长大的国民闺女。

而我,则按部就班地读书,考大学,最后成了一名普普通通的美食主播。

我挺喜欢自己的工作,冷露却看不起我,她甚至不屑于向任何人介绍有这么一个妹妹。

我是上大学后,才开始交男朋友的。

第一任男友是个长相家境都很不错的男生。

而听到我有男朋友的消息后,冷露第一次对我的生活起了兴趣,我约会时,她非要跟着一起来,说作为姐姐,理应认识一下我的男朋友。

结果,前一天还在对我诉说爱意的男友,在见到冷露的一刹那,顿时将我忘到了九霄云外。

一顿饭,冷露和男友谈天说地,笑声此起彼伏,而我,似乎又变成了以前她身后的那个隐形人。

于是,没多久,我就分手了。

后面,我又交过几任男友,可不论我如何避着冷露,她都能精准地出现在我们的约会场所。

她说,作为姐姐,感情方面必须要替我把关。

一次回家,我偶然听到她和经纪人在煲电话粥。

「最近好无聊哦,我妹都不找男朋友了,我都没有抢的机会呢……

「什么过分啊哈哈,我是帮她检验男人,不过你别说,她这样的,找的男朋友质量都还蛮不错的,长得帅,家境也好,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追的,不过就是那些男的只要看到我,就都春心荡漾,把她忘光啦……

「说实话,轻轻松松就能抢来别人努力才能得到的,还真有那么一丢丢成就感呢,所以我才很喜欢去抢她男朋友玩啦。

「哎呀你这么说,我好像还真是有点过分呢,过分美丽,哈哈哈,怎么办嘛,魅力太大,试一次成功一次也不是我的错喽,只能怪她自己比不过我嘛,那我有什么办法?」

我站在原地,双腿就像灌了铅,走不动路。

后来,我都没再交过男朋友了。

而我不交男朋友了,冷露慢慢也就对我的生活失去了兴趣。

毕竟,一个小小的美食主播,是入不了大影后的眼的。

我依旧是她身旁的隐形人,平庸又安静,她很满意。

过去几年,和她传绯闻最多的,就是秦胜。

两人合作了多部电影,被人誉为「最美荧幕情侣」。

虽然两人多次否认,但各种八卦还是层出不穷。

其中最被广泛认可的,就是两人之所以还未确定关系,是因为秦胜一直在追求冷露,但冷露不同意。

秦胜为爱买醉的照片,手滑点赞的截图,各种佐证层出不穷。

而一年前,冷家和秦家因为生意合作想要结亲,更是将二人的婚事提上了议程。

个中曲折我不太清楚,因为那时我爸在外有私生子,我妈已经和我爸离婚,我也跟着我妈搬出了冷家。

只知道冷露在订婚前夕,突然不告而别。

她给出的理由是,秦胜给她的爱还不够,在她感受到足够的爱意前,她不会为了家里和他结婚。

这件事,两家的长辈,都很生气。

尤其是秦家,觉得受到了戏耍,而这次合作,本就是冷家有求在先。

冷露手机关机,整个人失联,爷爷急得团团转,第一次想到了我这个隐形人。

我本来是打算拒绝的。

可是舅舅欠的债太多,姥姥因此病倒,我妈离开时,又因为一身傲骨,没拿多少赡养费。

于是,我答应了。

但要求冷家帮忙还清舅舅的欠款作为交换。

而秦胜,可能是因为冷露失联而生气吧,居然也答应了。

所以,在冷露玩了半月失踪后回到家,我已经和秦胜,连证都领了。

只不过因为他的职业,一切都对外保密。

3

领证的那个夜晚,我就搬到了秦胜的那间公寓里。

当天晚上,我们二人看着卧室的那张大床,面面相觑。

虽然我主要是因为钱才答应这件事,可既然结了婚,作为一个成年人,我也不会太矫情。

所以,静默几分钟后,是我先开的口。

「你……习惯睡哪边?」我问。

他愣了下,抬眼看向我,眸中似乎有些许诧异。

我其实已经做好了准备,他说「分房睡吧」,或者像小说里那样,扔给我一张卡,或者协议,说他已心有所属,而我们只是契约夫妻。

可他思考了几秒,居然回答了我。

「要不,我睡右边,右边离门近,你睡里面。」

我怔了下,他已走到右侧床边,抬头问我:「关灯吗?」

我点点头,绕到左边,他则熄了灯。

然后,该发生的事,便都发生了。

4

冷露回来,知道我和秦胜结婚后,并没有大闹。

她依旧高傲,只说我不过是捡了她不要的男人。

可现在,被封杀的当晚,她却跑到当初不要的男人这里,窝在他怀里哭。

房子的门是静音的,也许是冷露的哭声太大,又也许是秦胜在专心安慰她,明明我站在门口,隔着玄关,两人却都没有发现。

就像以前一样。

只要冷露在,我就会被自动隐形、忽略,被人忘记。

我没有进去,而是轻轻地关上了门。

低头看着手中的超市袋子,里面装的,都是秦胜爱吃的蔬菜水果。

我苦笑了下,按了电梯,看着数字一个一个往上蹦。

爱情有多不靠谱,我其实早就有所领悟。

更别提,我和秦胜,好像连爱情都没有。

我们是夫妻,但一年来却见了不过十一面。

我们有夫妻生活,但好像也仅限于此。

而我当年嫁给秦胜时,就知他中意的本就不是我。

本来就是一场交易,他心有所属,却没让我守活寡,这样想,好像也算对我不错。

而且即便他对我产生了些许夫妻之情,冷露一出现,他也会和以前的人一样,眼中只会有她。

我又……何必自讨没趣。

5

开车回了公司,好几个同事还在讨论视频方案,看到我吃了一惊。

「颜颜姐不是要回家给老公做饭吗?」

我笑笑。

「做完了,想起来还有个方案没做,于是回来加班。」

几人默默向我竖了个大拇指。

我打开电脑,选着直播的素材,脑海中却控制不住,反复出现的,都是门口看到的那一幕。

也不知到底是怎么了。

不远处,几人正在轻声八卦。

「听说了吗?冷露今天被封杀后,有几个八卦记者跟着她,结果你猜他们拍到谁了?」

「谁?」

「秦影帝。」

「豁,这剧情可以哈,患难见真情,这对 CP 终于要公开了吗?」

「秦影帝刚刚还发文力挺冷露了呢,说她的专业素养吊打很多流量,啧啧,看这护得……」

「好甜啊,真没想到,那么多 CP 都分了,这对要能公开,真是实现了我有生之年的梦想啊……」

「冷露那傲娇小公主,秦影帝受得了吗?」

「你不懂,有的男人就是被小公主拿捏得死死的。」

「哈哈哈,别人的糖就是甜。」

正在这时,手机亮了,我拿起一看,是一条信息。

「还没到家,是在加班?」

是秦胜。

我回了个「嗯」。

半分钟后,又一条信息来了。

「今晚别回公寓这边了,你加完班去妈妈那边住吧,我让司机去接你。」

我愣愣地看着这条信息。

秦胜,好像从未给我发过这么长的信息。

一年来,我和他见了十次面,每次他给我发的,也不过是「今晚我回家」「一会儿见」这样简单的讯息。

果然,冷露多年前的话,并没有错。

有些人,就是什么都不用做,光是站在那里,就能让别人喜欢她,护着她,无条件地爱她,帮助她。

真是……好羡慕她。

6

我没让司机来接我,而是直接住在了公司。

可我忘记了一件事。

第二天直播要用的一个食材,我之前买了放在家里的冰箱了。

那是一个挺难抢的外国调味料,现买也买不到,于是没办法,我只好清晨开车回家去取。

拿出钥匙开了门,却刚好和站在厅里的冷露撞了个正着。

她脸上敷着面膜,穿着我的睡衣,端着我的杯子,正打着电话。

「哎呀,这个不好用啦,冷颜平时用的护肤牌子和我都不一样,我要那个牌子啦,你知道的嘛,给我买嘛……」

想也不用想,电话那头,是秦胜。

「反正昨天记者都拍到了,有什么关系……」她嘟着嘴,一转头,却看到了我。

「咦?你回来了?」见我回来,她没有丝毫尴尬,和电话那头再见后,便向我走了过来。

我皱眉看着她手中的杯子。

「姐,这是我的杯子。」

「有什么关系嘛,我们是亲姐妹,你的不就是我的。」她无所谓地笑笑。

「不卫生。」

真是的,事这么多,我都没嫌弃你。」她嗤笑一声,喝了口水。

算了。

我绕过她向厨房走,她跟了上来。

「对了,阿胜有没有和你说,」她双手叠在胸前,「我最近要住在这里。」

「哦。」我打开冰箱。

「所以,你要不,最近就住妈妈那儿?」

7

手顿了下,我关上了冰箱门。

「姐,」我转头看她,「我不明白,你在本市大大小小,有那么多房子。」

「为什么非要住在我家?」

「我的那些房子,都有记者在蹲点,没办法回去。」她耸耸肩。

「你的经纪公司,难道也帮你找不到住的地方?」

她愣了一瞬。

「你什么意思?!」她脸色难看了几分,「怎么?以前看我风光,就躲在我身后做个乖妹妹,现在我不过被几个傻子封杀了,连你家都住不得了?」

「可真是患难见人心啊,一个个的都落井下石,」她冷冷一笑,「亲妹妹,也这么没良心。」

我叹了口气。

「我没有要对你落井下石,只是我认为,这里是我和秦胜共同的房子,我和秦胜是夫妻,你起码应该提前和我说……」

「说什么?」她突然打断我,「你当年背着我嫁给他,和我说了吗?」

「你……说什么?」

她向前一步,「我是看在我们是亲姐妹的份上,才不和你计较的。」

「当年?」我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当年是因为你自己突然失联,爷爷没办法才找到我,你怎么能这么说?!」

她嗤笑一声。

「冷颜,人活着,得要脸,不是吗?」

「你难道没有一点点私心?」

我愣住了。

「说得那么崇高,为了家里,为了爷爷?呵呵……」她摇着头,「大家都是女人,你的那点小心思,以为我看不穿吗?」

她走到我面前,轻轻拍了拍我僵硬的脸,「抢姐姐男人的感觉怎么样?之前那么多次,你的男朋友都选了我,不服气是吧?终于让你逮到机会了?」

她笑道:「我还真是小看了你啊我的好妹妹,平时乖乖巧巧,原来心思藏得这么深,你可真是憋了个大招啊,借着我和秦胜吵架的机会,乘虚而入,把生米煮成熟饭,最后还做出一副牺牲者的模样,让家里人都心疼你。

「你都怎么和他说的,说你选我吧,我比姐姐乖,我比姐姐听话,我比姐姐会伺候人?

「高手啊,真是高手。

「我在圈子里,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货色,」她掀了面膜,掏出一支女士香烟,点燃吸了一口,冷声道,「真没想到啊,最恶心的,给我釜底抽薪的,居然是我的亲妹妹。」

「你不能这么说。」我看着她,浑身颤抖。

「哦?怎么?」她笑了,「明明做都做了,还委屈上了?」

「当年,我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做,是你自己不要他的,他也是自愿和我结婚的。」

她笑了,慵懒地倚着墙抽烟,睨着眼看我。

「是,你说得对,当年是我不要他。」

「不过呢,经过这次封杀事件,我也想明白了,」她抽了口烟,悠悠道,「天天演戏累得要死,也没什么好玩的,我正好也想借机退圈了,女人嘛,还是要结婚生子的。」

我猛地抬头看向她,她则不紧不慢吐了个烟圈。

「你偷挖墙脚的事情我们暂且不提,你说他当年是自愿的,那么……」

「冷颜,你敢不敢和我再公平竞争一次?」

烟雾缭绕,她的笑,自信又美丽。

「这一次,看他选谁。」

8

我静静地看着她。

四目相对,她的目光中带着浓浓的挑衅和嘲笑。

「怎么?不敢了?」她笑着拿起我的杯子,喝了一口水。

「虽说你家里布置的这个品位,我实在是不敢苟同,不过说实话,就这杯子,我还挺喜欢的,倒是配得上我的品位。」

这杯子,并不是我买的。

我和秦胜用的是一对情侣杯,我搬进来那个晚上,就已经放在餐桌上了,估计是秦家人布置婚房时提前帮忙买的。

我的目光在杯子上淡淡落了一瞬,随即转过了头,开门离开。

「杯子你喜欢就留着吧。」

「我不要了。」

关门时,门里传来冷露的一声轻笑。

而那笑声中带着的,是我惯来熟悉的,不战自胜的轻蔑。

从家里出来后,我没去公司,而是回了妈妈那儿。

妈妈去照顾姥姥了,家中无人,我回了结婚前住的房间,拿起桌上的相框,静静地看了许久。

照片里是一群人,最后一排靠后的男生青涩帅气,旁边一个女生比着「yeah」的手势,两人都笑得很开心。

是五年前的我和秦胜。

可他肯定早就忘记了。

那是我大学最后一年,自己拍的美食短视频意外火了,签约了一家公司。

第一次参加公开活动时,我很紧张,差点踩到自己的裙子摔倒,撞到前面一个男生。

「不好意思,」我赶忙向他道歉,「我第一次来,没什么经验,有点紧张。」

他向我露齿一笑,「没关系,我也是第一次来。」

后来主办方介绍时,我才知道,他叫秦胜,刚从电影学院毕业,演了一个小成本网剧的男二号。

他长得清爽帅气,虽然只在台上说了几句话,却引得台下女生阵阵尖叫。

那天,我俩的座位都在最后一排的最边上。

轮到我上台前,他看我拽着裙子很是紧张,便主动和我说话,帮我缓解紧张,为我加油打气。

那次活动结束后,我们便各自和公司走了,并没有留联系方式。

后来,我便一直关注着他。

我看着他演了一部又一部戏,从男二号到男一号,从网剧,到电视剧,再到电影,和知名导演轮番合作。

我看着他逐渐名声大噪,并在去年成了最年轻的新晋影帝。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暗恋。

我没加过他的粉丝群,没应援过,也没给他社交账号留过言。

只是如果他出了新的电影,我一定会去看,直播时没流量,被中伤难过时,也会偶尔想起他曾经对我说的那些打气鼓励的话。

冷露说我有私心。

有私心吗?

是有的吧。

在听到结婚对象是他的时候,是有那么一丝高兴的吧。

所以我无从辩解。

结婚后,虽然因为他总去外地拍戏,见面次数屈指可数,可是每次见面,我们相处还是愉快的。

他出门容易被跟拍,便会待在家里等我下班,和我一起做饭,吃饭,聊聊最近的工作生活,晚上相拥而眠。

我其实并不敢对我们二人的关系抱有什么更多的奢望,我不知道在他心里我是不是只是个可有可无的替代品,可面对冷露的自卑感又令我问不出口。

这一年,我都很纠结。

一边尽量和他维持着些许距离,害怕自己真的对他沉溺到无可自拔,一边却控制不住留恋这淡淡的甜蜜幸福,尽管这幸福本就是镜花水月。

而今天冷露的话,终是将我打回了现实。

冷露回头了,她放下了架子,回来找他。

他怎么可能还会选我呢?

且不说以前曾经说喜欢过我的那些男朋友,见了冷露后都瞬间摒弃了我,秦胜他,本来喜欢的就是冷露啊。

她是他出道以来唯一的绯闻对象。

所以根本就不用比的。

她什么都不用做,只是回头,便赢了。

9

只是一晚的时间,网上的消息,已经飞了满天。

舆论基本已形成了两派。

一派认为冷露确实是爱耍大牌,并且还剪辑了过去几年她耍大牌闹脾气的视频,更有自称被欺负过的几个小演员和剧组工作人员出来发文控诉。

另一派则发文,说经过多方考证,其实这次冷露并不是无缘无故耍大牌,而是因为有人带资进组,剧本被魔改,导致剧情有很多不合理之处。冷露想精益求精拍出好戏,所以才和片方爆发了矛盾。

而秦胜昨晚发文力挺了冷露,更是让众多八卦媒体兴奋不已。

《秦影帝第一时间发文,力排众议护爱侣》

《秦胜冷露情史大起底》

《已同居?好事将近?独家爆料冷露深夜寻秦胜》

连着点进去几篇,却发现流星直播主播 均已被删除。

但各种吸睛标题还是层出不穷,CP 粉们狂欢落泪,虽然这些报道中没有一张图片,但我毕竟昨晚亲眼所见,所以这些媒体猜得也并没有什么错。

好事将近啊……

那这一年的我,又算什么呢?

这时,手机电话突然响了。

是秦胜。

电话响了好久,停了又响,响了又停。

可我不想接。

紧接着,又来了一条信息。

「是不是在忙?我一会儿去公司找你,有话和你说。」

我呆呆地看着这条信息。

居然。

这么快。

可是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是说「对不起」,还是说「我本来是想和你走下去的,但真的也没想到会这样」。

这样的话,我过去听了太多次了。

我不想再经历一遍了。

尤其对方还是秦胜。

此刻,我突然有些庆幸自己过去一年对感情的有意克制。

如今放下,虽然难过是不可避免的,但好像也没有那么难。

即便从来不是被选择的那个,我也不是一个会哭着求对方留下的人。

秦胜那边还在显示「正在输入中……」

可我已经不想听他说什么了。

我看到的,听到的,已经够多了。

于是,我反手就将他和冷露都拉黑了。

10

虽然预想好了结局,但我还是需要发泄一下。

下午,我和公司请了假,邀了我大学的好姐妹陆茗茗一起去了酒吧。

陆茗茗是我身边除了家人外,唯一一个知道我和秦胜婚姻的朋友。

嘈杂的酒吧里,陆茗茗一直在大骂秦胜。

半个小时后,她骂得口干舌燥,拉着我去池子里跳了一会儿舞,又坐回来接着骂。

我们坐的是卡座,后面人来人往。

「其实,他也没有那么不好。」我喝了口酒,笑笑。

「大姐,你是恋爱脑还是被 PUA 了,都什么时候了,人家都成双成对地打上门了,你还在这儿替他说话?」

「不是,」我抿了口酒,「这场婚姻本来就是交易嘛,当初也不是因为有感情才嫁的。我帮冷家解决了问题,拿到了钱,帮家里还清了欠债,这一年里,还能和人人喜爱的年轻影帝偶尔来个亲密接触,想想好像也没有很亏哦。」

「你心可真大……」陆茗茗面露无奈,但也笑了。

「其实嫁给娱乐圈的人一点都不好,他出个门和躲鬼似的,赶紧离了也好,我反正也年轻,下次一定找个圈外人,谈个正常的恋爱。」

「说得也是。」

喝了好几杯,微醺上头,我说话也大胆了起来:「我听说,很多女富豪想让这些男明星陪一下,不知要花多少钱呢,就这么想的话,我白得影帝做了一年床伴,一分钱没花,是不是还赚了?」

陆茗茗晃着头哈哈大笑起来,目光落到我身后时,却一下子愣住了。

「怎么了?」我不明所以。

「哦……」她面色僵硬,「你转头看?」

我转过头,沙发后面,站着一个人。

这人戴着个墨镜,看着身形,似乎有几分熟悉。

我眨眨眼,回头问陆茗茗:「怎么了?这是谁呀?酒吧里戴墨镜,不怕摔倒吗?你认识啊?」

陆茗茗看我的神色有些复杂。

她靠近,无奈轻声,「大姐,这次我是真的相信了,你确实对他没什么感情。」

「啊?」

话音未落,戴墨镜的那个人,已经绕了过来。

他坐在我们这个沙发卡座的另一侧,缓缓摘下墨镜。

我酒顿时醒了大半。

居然……

是秦胜?

11

秦胜的表情着实不怎么好。

他看向陆茗茗,态度礼貌而克制。

「不好意思,我能和冷颜单独谈谈吗?」

陆茗茗愣了下,看了看我。

我默了下,向她点点头。

陆茗茗起身去了洗手间,身边嘈杂热闹依旧,卡座的氛围却冷若冰霜。

我觉得哪里好像有点不对,但此刻脑子有点迷糊,又想不出是哪里不对。

「所以,这一年,」秦胜突然开口,「你虽然嫁给了我,但对我没什么感情,只把我当作一个免费,还不错的……」

他顿了下,似是艰难开口:「床伴?」

我愣了下,很快反应了过来。

这是老套路了。

分手前先指出对方的错,让自己站在道德制高点。

我以前也不是没经历过。

懒得反驳,我知道他说这些无非是为离婚打基础,满心只想快点结束这无聊的谈话。

「还行吧。」我说。

他瞪大双眼看着我。

「只是……还行?」

不然呢?

「算了,」他抚了抚额,「为什么拉黑我?」

我默了下。

「因为……不是很想见到你,也不是很想和你说话。」

他微微蹙了蹙眉。

「但你既然来了,那我们就还是说开吧。」我深吸一口气。

「你和冷露的事,我都看到了,也知道了,我会配合离婚的,你放心。」

「离婚?」他愣了下,似乎不可置信,「你说什么?为什么要和我离婚?」

我本来是想平心静气和他谈的。

可他这样说话,我的气一下就上来了。

什么叫我要和他离婚?

和冷露抱在一起的人,难道是我吗?

他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算了,我走了。」我起身就要走,他却一下子拉住了我的手。

「冷颜,我知道你可能今天听到、看到了一些事……我一直找你,就是要和你解释这些,你不能因为只听到别人说的,就不听我解释,就要离婚。」

「我不是听别人说的!」酒意上头,我一下提高了声音。

结果话还没怎么说,眼泪就先一步控制不住流了出来。

「颜颜?」他的眼中闪过一瞬惊慌失措。

「算了。」我甩开他要给我擦泪的手。

「你给我几天冷静冷静,之后我们再慢慢谈吧。」

12

借着酒意,我对秦胜的态度,既不留面子又恶劣。

我以为他肯定会生气。

谁知他默了一会儿,只是抬手摸了摸我的头。

「好,那就过几天再说。」

之后,他就没再说什么,只是不许我再喝,而且坚持要将我送回家。

洋酒后劲大,我浑身无力,推不开他,只能妥协了。

秦胜开车将我送回了妈妈家。

他说到做到,将我和陆茗茗送回家,嘱咐陆茗茗多照顾我,就真的什么都没说,离开了。

而我醉得厉害,倒下就睡了。

第二天白天,秦胜没有来找我。

酒彻底醒了,我呆呆地想着昨天的事,后知后觉想到了一个问题。

秦胜,他怎么会知道我在酒吧?

陆茗茗指天发誓她绝对不是叛徒,可是我去酒吧这事,除了她应该再没有人知道。

可马上我就没时间去想这事了。

这天晚上,公司要给我办一个小型的粉丝见面会,并对活动现场进行直播。

白天要准备晚上的活动流程,我忙得马不停蹄,暂时也忘记了冷露和秦胜的事。

下午时分,我无聊打开手机时,才突然发现,关于冷露和秦胜的八卦热搜,似乎都没有了。

明明昨天还是全民讨论的话题。

「颜颜姐,你说今天你的那榜一到榜五的粉丝,会来吗?」这时,活动助理小娟拿着名册过来问我。

我摇摇头。

还真不知道。

我不是那种唱歌跳舞的主播,平时主要是分享烹饪和生活,所以粉丝以女性居多。

但却有五个铁杆男粉。

虽然他们不是场场来,但只要来了,就总是刷礼物最多的五个。

四年如一日,一直给我捧场。

捧场到连公司曾经都有些担心,怕他们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

可他们除了偶尔和我在直播时互动,问问今天准备做什么饭,简单地聊几句天,再没有过多的言语接触。

更别提别的了。

这次活动是给他们发了邀请的,但直到活动开始,他们五个都没有来。

估计都是不太爱露面的那种人吧。

晚上活动整体进行得挺顺利,我与大家现场分享了美食和生活感悟,粉丝和我都很开心。

活动氛围正到高潮,助理小娟突然气喘吁吁地上了台。

「颜……颜颜姐,你的那五个男粉丝,好像到了。」

我愣了下,向门口看去。

那里,的确站着五个人。

可是……这五个人,怎么看着那么面熟?

这不都是……我的前男友……吗?

13

我从来都是个分手不拖泥带水的人。

当年,他们因为冷露和我分手,那之后我就再没有联系过他们了。

正当我疑惑时,门口又出现了一个人。

人群中立刻尖叫了起来。

「天啊,是冷露!」

「冷露本人!」

「影后诶!影后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身边的工作人员也都震惊了。

「今天的活动,还邀请冷露了?」

「没有啊,是走错会场了吗?」

「不管了,先把全部镜头都对准她。」

「她可是这几天的热点人物啊,赶紧同时出宣发,就说影后来了咱们小冷颜颜的直播现场。」

身边人都兴奋异常,镜头,聚光灯,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都聚焦到了冷露身上。

冷露笑盈盈地向在场所有人点头示意,而她向前走时,人群居然自觉地让开了一条路。

手机闪光灯「咔咔」闪个不停。

我静静地看着她,握了握手中的话筒。

只见冷露轻提着裙子,走向舞台,只是向工作人员笑了笑,就有人主动递上了一个话筒。

「大家好,」她优雅地拿起话筒,笑着面向众人,「我今天呢,是专门为我的亲妹妹,网红小冷颜颜来站台的。」

此话一出,台下顿时哗然。

「天哪,小冷颜颜居然是冷露的亲妹妹。」

「小冷颜颜姓冷啊,哎呀,怎么早没有想到。」

甚至连公司的工作人员,都投来了羡慕的目光,还有几人向我竖起了大拇指。

「颜颜姐居然请来了这样的重磅嘉宾,真是厉害。」

「颜颜姐真是好命,居然有这样的姐姐。」

冷露歪着头,在台上和大家说着俏皮话,现场的每个人都在踊跃举手,期待能和影后说几句话。

气氛比刚才热烈很多,甚至有两人抢起了提问话筒。

冷露说,她是来给我站台的。

可我知道,她是来宣战的。

我明明都已经在秦胜的事上认输了。

可她还是觉得不够,她一定要让我明白,不论什么时候,只要有她在的地方,我就永远会沦为她的背景板。

没有人记得这是小冷颜颜的直播活动。

他们的眼里,都只有冷露。

这么多年了,永远是这样。

我再怎么努力,都敌不过她随随便便的一个笑容。

我闭了闭眼,关了手中的话筒,想转身离开舞台。

「颜颜!别走呀。」

冷露笑着将我拉了回来,亲密地挽着我的手,向我调皮地眨眨眼。

「我今天不光一个人来,还给你带了助力嘉宾哦。」

我皱了皱眉。

冷露向不远处的那五人挥了挥手,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去。

「啊,那是颜颜姐的粉丝!」小娟叫道。

「可不只是粉丝哦。」冷露笑盈盈道,「他们可都是我妹妹的……」

「前男友哦。」

此话一出,全场都安静了。

刚才还兴奋的工作人员,也都愣在了原地。

这是直播。

而我,是个需要粉丝的主播。

冷露说我有五个前男友,会对我的职业生涯产生什么影响,我和公司的人,都是明白的。

小娟率先反应了过来,赶忙上台来打圆场,「冷大影后的意思呢,是咱们的五位榜单粉丝,对咱们小冷颜颜的喜欢,就像男朋友一样,让我们谢谢粉丝们对小冷颜颜的喜爱……」

「不是哦,」冷露笑着打断她,「他们的确是我妹妹的前男友。」

她转头向我,「对吧,颜颜?」

四目相对,她扬了扬头。

认输吧,她的眼神在这样说。

安静十秒,我拿起了话筒。

小娟拼命向我摇头,示意我不要说话。

「是,你说得都没错。」我淡声。

冷露她,想让我出丑。

我虽然不知道原因,可是我这次,已经不想躲,也不想再忍了。

「他们确实是我的前男友,每个大概都交往了一个月,至于分手原因,我想姐姐你比任何人都清楚。」

冷露脸色忽地一变。

「今天是我的活动,可你刚才却说,他们是你特别带来帮我助力的,其实我也挺不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我早在几年前就和他们都断了联系,甚至都快忘记他们的名字,为什么姐姐你却还在和他们联系?」

「他们是为我来的吗?」我笑笑,「还是为你而来?」

台下哗然,聚光灯下,那五个人的表情,突然也变得有些难看。

冷露瞪圆了杏眼,「你,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好心带他们来给你站台,我……」她的眼眶中突然噙满了泪水,「我这几天,过得有多不容易你是知道的,我是顶了多大的压力才出门,就是为了给你站台……」

「是给我站台还是抢我风头,姐你自己清楚明白。」

她抹泪的手顿在原地。

「你,你怎么可以说出这么刻薄的话……」

我默了下,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姐,我从小,一直都仰视你,也珍视和你的感情,」我面向她,一字一句,「你的确光彩耀眼,是站在人群中都无法被人忽略的存在,可是你知道吗?我们普通人,也有自己的闪光点和梦想。」

「我有自知之明,知道很多事情争不过你,但即便是普通人,也没有人愿意做别人的背景板。」

我上前一步,略带粗鲁地将话筒从她手中拿了过来,递给了一旁的工作人员。

「我很感谢你能在百忙之中来为我站台,但今天,是我的主场,他们,是来看我的,不是你。」

「你的笑,你的眼泪,你要展示给别人的美好或不美好的一切,都请留在你自己的主场,送给你自己的观众。」

冷露愣愣地看着我,「你怎么能……」

我没理她,而是转头,面向全场粉丝观众。

「我想,也许你们每个人心中,对今天这个活动,未来都会有一段独特的记忆。

「你们也许有人记住了美食,有人记住了明星,有人记住了八卦,有人记住了吵架,可不论怎样,我希望今天来的所有朋友,都能记住一件事。

「我们今天的主题,是分享美好的食物,分享美好的生活,而生活,是我们自己的。

「不管是明星也好,是普通人也好,是站在台上说话的那个人也好,还是坐在台下鼓掌的那个人也好,我们都是独一无二的自己。

「我希望以后大家想起今天的活动,想到的不是我那天好赚哦,因为见到了一个大明星,而想到的是,我那天好开心哦,因为我体会到了喜欢的生活,我也喜欢这样的自己。」

全场安静。

10 秒钟后,不知谁叫了一声「好」,随即观众席爆发了热烈的掌声。

而冷露黑着脸站了一会儿,转头下了台。

这一次,没有人再看她。

14

冷露这次,应该被我气得不轻。

小娟开始在台上念榜单前三十名可以单独合影的粉丝名字时,只见她快步从中间的过道向门走去。

应该是一刻都不想在我这现场停留了。

这个大门有点问题,开门的声音有点大,而冷露一开门,又和一个人差点撞了个满怀,发出一声惊呼。

所有人都循声看过去,而这一看,全场都愣住了,包括我。

因为冷露撞上的那个人,不是别人。

是秦胜。

15

观众席中惊呼声不断,毕竟对于女粉丝,秦胜的杀伤力,可比冷露要大多了。

而冷露看到秦胜,呆愣了一瞬,便不知为何歇斯底里喊了起来。

「你看到没有?她有五个前男友!」

秦胜默了下,推开了她。

「你是不是眼瞎了?」她依旧在喊,影后风度全无。

我从来没见过她如此失态的模样。

冷露的经纪人不知为何也来了,一边安抚着冷露,一边用力将她扯走。

而秦胜,则直接从里面关上了活动会场的大门,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

全场,又安静了。

小娟轻轻扯了下我的裙边,关了话筒轻声,「颜颜姐,这,这啥情况……」

我默了下,对她道:「别慌,继续念合影名单吧。」

她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没管人群中的窃窃私语,硬着头皮继续道:「那咱们继续哈,榜单第五名粉丝,请上台。」

没人应答。

大家的目光落在了我那五位前男友身上。

可那五人你看我,我看你,却没一个人起身。

我皱了皱眉,刚想对小娟说继续往下念,只见秦胜却不紧不慢地上了台。

「那个……秦影帝,」小娟愣了下,赶忙道,「您是有什么事?」

秦胜眨眨眼,指了指自己。

「你不是叫我上台吗?」

小娟:「我……有吗?」

秦胜点点头,「粉丝榜第五名,小颜加油,你刚才念的……不是这个吗?」

全场又安静了。

他说什么?

我愣愣地看着他自然而然地站在我身侧,向小娟微笑道:「谢谢,请继续吧。」

「哦,哦……那,那行,那……那请小颜加油这边站,那下一位,榜单第四,颜颜最棒了,是哪位,请上台。」

众人的目光,又落在了那五人身上。

「那个,不好意思,」秦胜举起手,「第四也是我。」

我猛地转过头,不可置信地看向他。

他在说什么呢?

「第三……」

「也是我。」

「第二……」

「也是我。」

「第一……」小娟这次已经不看别人了,直接看向秦胜,「也是……您?」

秦胜微笑。

「对,是我。」

16

我整个人炸了。

整个合影过程我都是木木的,完全搞不懂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我榜单的前五名粉丝,都是秦胜?

都是?

五个?

秦胜和我合影的时候,台下「咔嚓咔嚓」至少有 300 个闪光灯在闪。

活动宣布结束后,也没有一个人走。

这时,秦胜突然拉住了我的手。

我吓了一跳,本能想挣脱,他却牢牢不放。

台下众人八卦又热烈的眼神,让我实在想尽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于是,我妥协了。

下台时,台下的众人,自觉让出了一条路。

秦胜就这样拉着我,出了门。

17

门外没什么人,冷露早已不知去向。

车子已经等在门口,秦胜的经纪人李哥下来帮我们开了车门。

坐上车后,李哥轻声提醒:「刚才活动现场有人录了视频,现在已经是热搜第一了。」

什么?

我着急地拿出手机,果然热搜第一是我和秦胜。

他拉着我走出活动现场的视频下面,评论已经好几万了。

「这啥情况?大影帝是小网红的榜一大哥?我又相信爱了。」

「秦影帝不是喜欢冷露吗?说小冷颜颜是冷露的妹妹,这应该是姐夫看在姐姐面子上,帮小姨子站台吧,大家是不是过度解读了?」

「楼上的拜托你放大仔细看看好吗?秦影帝都快把人家小冷颜颜的手拽脱臼了,你说这是姐夫和小姨子?」

「秦影帝要是对小冷颜颜没那种意思,我给大家磕三百个响头拜年。」

「……」

按了手机,我木木地转头看向秦胜。

「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18

秦胜说,他其实一直就在车里,看我直播。

「可你怎么会是我的五个粉丝,你买号了?」

「其实……」

「其实他早就暗恋你。」前面的李哥突然说话,将我吓了一跳。

李哥边开车边吐槽:「五个号都是他,他从四年前就开始看你直播了,一直远距离暗恋你,在片场没事就看你直播。」

「……」

「不光如此,他因为害怕别的男粉丝对你有非分之想,所以练了五个号,轮流做你的榜单前几位,就怕别的男的有可乘之机。」

「咳……」秦胜轻咳一声,对上我惊诧的目光。

「确实是这样。」

我震惊了。

这时,车停了,到我妈妈家了。

我和秦胜下了车,一起站在月色下。

「你那天说,不想谈……」秦胜轻声,「那今天,可不可以听我讲个故事?」

19

秦胜说,他很早就喜欢我了。

他四年前一次偶然看到了我的直播,一眼就认出了我。

练五个号,是因为我直播间曾出现过猥琐男。

那件事我也记得。

当时一个男的闯进直播间,怒刷了几个礼物后,直接问我多少钱愿意陪他一晚。

那人一直不停刷屏,语言污秽不堪。

后来秦胜来了,和他 PK,将那人灰溜溜地赶出了直播间,再没来过。

直播间里的粉丝,那时都称榜一大哥是忠诚的骑士和护花使者。

他说,那次他是真的很生气,思来想去,干脆注册了 5 个号,直接雄霸粉丝榜榜一到榜五。

就像直播间的五个带刀侍卫一样。

而他和冷露,也不是大众所看到的那样。

「我和女演员拍戏都是借位,从不亲密接触,而那次深夜买醉,则是因为你。」

「我?」

「我知道你一直单身,前年的时候,其实是想和你表白来着,我想告诉你我的身份,问你愿不愿意和我从朋友做起。

「可刚好那一天,你在直播里和粉丝聊天,说觉得娱乐圈太复杂,不想找圈里的男朋友。

「我一时有点难过,就去买醉了,结果被狗仔拍到。

「我和你姐姐,一直都是公司安排的炒作,我和她除了工作,再无其他交集。手滑点赞什么的,都是公司同事故意操作的,是为了炒作话题。

「和你结婚之前,我的生活其实很简单,除了拍戏,就只是看你的直播。」

「可去年,你本来要娶的,不是她吗?」

秦胜叹了口气。

「这件事说来说去,还是因为你。」

秦胜给我讲了联姻背后,我所不知道的事。

一年前,冷家需要资金周转,最开始,是准备和李家合作。

而联姻对象,家里开始就定的是我和李家的二儿子。

冷露是明星,他们自然不会牺牲她,而除了她,只有我。

家里笃定我因为舅舅的事,不会不同意。

这件事冷露是知道的,她一次在公司聊到家里妹妹可能要结婚这件事,被秦胜听到了。

「李家老二是个纨绔,我看你直播的状态,应该还不知道,于是我想办法用家里关系搅黄了此事,但我怕除了李家,还有别人,于是让我大哥主动向冷家示好,促成两家联姻。

「结果冷家一听联姻对象是我,却误解了意思,以为我想娶的是冷露。

「我本想是先通过订婚帮你逃脱和李家的联姻,结不结婚看你是不是喜欢我再说,结果刚好我家那时候生意上遇到了点麻烦,还真需要和冷家合作,冷家又突然将联姻对象改成了冷露。

「我哥和我说,这事似乎是冷露主动要求的,可能她误以为我真的一直暗恋她吧。当时让家里帮忙联姻的是我,如今大哥那儿遇到困难,我也不能坐视不理,但我真不想娶她。

「所以,她来找我时,我只能小小地利用了一下她的高傲性格,实话实说对她目前确实没什么想法。

「我说的是实话,可她大概以为我在欲擒故纵?总之没说几句话,她就把我拉黑走了,后来还失联了。」

后面的事,我都知道了。

爷爷又找到了我,让我和秦胜结婚。

只是我不知道的是,这场我以为再简单不过的联姻,背后居然有这么多波折。

秦胜说,新婚夜,他其实做好了准备被我赶出卧室分房睡,结果没想到我让他留下来了。

「第二天,我又觉得自己可能搞砸了,怎么说也是用了手段娶到什么都不知道的你,然后又……我明明应该循序渐进,先和你恋爱,再做后面的所有事……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这些事,我怕说了,你会讨厌我。

「让你和我隐婚,我也为你觉得委屈。而我当初为了躲避公司炒 CP,这一年又接了好多戏,导致婚后和你聚少离多,但是能和你见面的那一两天,虽然你态度总是淡淡的,我却真的都很高兴。」

「每次在外面拍戏,其实很想和你发信息打电话,可又知道你平时直播很累,怕你烦我,不敢打。」

他说这话时,表情就像个做错事的委屈孩子。

「这次的戏拍完,我会有一段空闲期,我本来想用这段时间好好陪你,慢慢和你说这些事,可冷露突然被封杀了。」

「这次冷露被封杀的事,公司面临广告商的巨额赔偿,让我抓住了另一个机会。」

秦胜说,这次他为冷露发声,是和公司做了交换。

他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帮冷露渡过难关,要求是和公司重新签署协议。

新协议里,去掉了结婚不能公开那个条款,并且删掉了可由公司安排炒 CP 等内容。

「但不知道她为什么又误会了,」他无语道,「我明明和她说了帮她只是公事,不知为什么她就是觉得我暗恋她。

「当晚四处都有狗仔,我只能让她和经纪人先来家里商量,我怕这事波及你,所以便让你先回妈那儿住,想着等我解决了事情再和你说。

「可谁知她来了就扑到我怀里哭,我前阵子拍戏胳膊受了伤,为了推开她费了好大劲。」

秦胜说,因为门口有狗仔在蹲守,那晚他让冷露和经纪人先住在了公寓客房,他则去公司与高层制定下一步公关策略。

「忙了一夜,我回去家里,却发现她用了你的杯子,那杯子是婚前我挑了好久的,专门给你买的。」

他的表情,无语又生气。

「这次我实在忍无可忍,于是严肃地再次告诉她我喜欢的只是你,根本不是她,并让公司接走了她。

「我赶紧给你打电话,又给你发信息,谁知才发了一条,你就把我拉黑了。

「我知道你肯定是误会了什么,后悔没有早点和你说,着急得满世界找你,可我也没想到你会那么生气,你喝醉说的话,我不知是真是假,可我知道,我不想离婚,所以即便太突然,我还是决定让你知道这一切。」

「可你……怎么知道我在那个酒吧的?」

「你在直播中不是说过吗?心情不好,就喜欢叫上最好的朋友,去那家酒吧喝酒,我都记得啊。」

原来,是这样啊……

「那……」他小心翼翼,「你现在都知道了,还想离婚吗?」

我默了下,刚要回答,手机却突然振动起来。

拿起一看,100+条各路询问消息。

我想了想,将手机扔给秦胜。

「不是擅长处理舆论吗?你把今天这事给处理好了……」

他接过手机,不明所以地看着我。

「然后……就不离婚。」

20

秦胜愣了下,看了眼手机,笑了。

「那,一言为定。」

秦胜离开了,我回了家,桌上的合影相框被我藏在了众多相框后面,我坐在床上,呆呆地望着那个方向。

今晚的信息量,着实有些大。

这时,手机突然来了一条消息。

是秦胜,说他已经处理好了。

这么快?

「乖,早点睡,明天过来陪你。」

「今天说的都是真心话,别胡思乱想。」

看着信息,想着他今晚说过的话,不知为何,心中有一块地方,突然就软了下去。

起身,去洗了个澡,谁知才刚从浴室出来,就收到了陆茗茗的电话。

「现在打开社交软件,满屏都是你!」

心中一惊,我赶忙打开手机。

如秦胜所说,热搜他确实是处理了。

只是他的处理方式,直接将一条热搜,变成了十条热搜。

他转发了我们拉手走出会场的视频,并配了一句话。

「这是我老婆,咋了?谁有意见?」

21

我实在是低估了秦胜的影响力。

热搜整整霸屏了三天,而秦胜,也跪了三天的搓衣板。

他是真闲下来了,自从在我面前掉了全部马甲,就像换了一个人,白天晚上都赖着不走。

第四天晚上,他更是哼哼唧唧,说自己之前受伤的胳膊疼了,开不了车。

本来以为他是在骗人,谁知掀开袖子,右臂上真的有一片瘀青。

我顿时鼻子有些发酸,早就知道,他拍戏从不用替身,都是自己上,有时真的很危险。

于是赶紧将药找了出来。

仔仔细细给他上好药,我一抬头,却发现他一直在看我。

眸中含着的,是无尽的温柔。

我登时有些脸红,刚想把头别过去,他已将头埋在了我的脖颈处。

「今晚,我能留下吗?」他的声音,又轻又苏。

说实话,这样的秦胜,实在是很难抗拒。

我轻轻地嗯了一声,他立刻像得到了鼓励,捧起我的脸就吻了起来。

我身子一个不稳,手臂刚好碰倒了桌上叠在一起的好几个相框。

秦胜没放开我,只是腾出一只手,越过我从桌上扶起一个个倒了的相框。

扶起其中一个时,他突然愣住了。

「你为什么有这个?」

我回头一看,居然好死不死,是我和他的那张合影。

明明藏在后面的。

「没什么为什么,」我从他手里抢过相框,「就自己第一次参加活动,留个纪念呗。」

他默了下,突然笑了。

「所以你那个时候就喜欢我了。」

「别臭美了。」我脸色微烫,将相框放回原位,藏在其他相框后面。

「那你脸红什么?藏什么?」

「很喜欢吗?」他追问。

「什么啊?」

「所以不光我暗恋你,你也一直在暗恋我?」

我实在被他缠得无法,只好轻咳了下。

「就……一般吧。」

「一般?」

「哦,」他似是想起来了什么,「一般……还行……」

「啊?」

「没什么,挺好。」他笑笑。

结果那天晚上,我见识到了男人睚眦必报的可怕。

甚至后来我声音都哑了,他还不放过我,悠悠然地在我红透的耳边轻声问:「还行吗?」

我真是……再也不想听到这个词了。

22

过了几天,我回了趟冷家。

冷露被公司雪藏后便不怎么出门,她没有化妆,穿着家居服,看着就像一个普通人。

看到我,她依旧冷笑,「我就不明白了,他到底喜欢你什么?你一个小网红,比得上我一根手指头吗?」

我默了下,坐在她对面。

「姐,我其实,一直很羡慕你。

「我羡慕你张扬的美丽,羡慕所有人都喜欢你,曾几何时,我很自卑,同时又很憧憬,希望自己也能成为你那样的人。

「但后来,我学着爱自己,喜欢自己,尽管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我想,可能因为我爱自己,所以秦胜,他才会爱我吧。」

她嗤笑一声,「这是什么大道理,我不懂。」

「没关系,」我笑笑,「等你也遇到那个人,就会懂了。

「姐,从小到大,你都犯了一个错误,你总是通过别人来体现自己的价值,不如你的人,喜欢你的人,被你打败的人。

「可是你自己的感受,才是最重要的啊。」

她扯了扯嘴角。

「你懂什么?」

「我是演员,这个圈子竞争有多激烈,你又知道多少?」她别过头,「我必须要艳压群芳,取悦大众,不然的话,就会有新人将我替代,我从小到大,都没认过输。」

「可你除了是演员,还是冷露,不是吗?」

「试着认输一次,静下心来,好好看看自己,也许,你会活得更快乐。」

她沉默良久,没再说话。

只是走的时候,她又突然叫住了我。

「我听说,你们要补办婚礼?」

我点点头。

「我是不会去的,但……既然输了,还是……」

她抬起头。

「祝你幸福吧。」

我笑笑。

「谢谢。」

过了一个月,我和秦胜补办了婚礼。

婚礼的菜单是我亲自定的,大多是直播时做过的菜。

我们希望宾客不光是来参加一场婚礼,更重要的,是分享幸福和快乐。

婚礼结束后,我和秦胜休了个长假,一起去度了迟来的蜜月。

这一次,不再是青涩隐忍的暗恋。

我们一起牵着手走过山川大河,在街头巷尾品尝美食,在海边看着太阳升起,在日落的山间相拥而立。

也许伴侣的意义,就在于此吧。

我的爱人眼中有我,我们一直都是对方心中闪闪发光的存在。

立黄昏,粥可温。

同携手,共白头。

【完】

==========================

故事好看嘛~

关注「喵喵屋的小狸猫」,喵喵屋每天分享好看的故事~

喵喵屋里有很多分享故事的小猫,关注「猫妹喵喵屋」,看故事不迷路~

流星直播主播 源自网络,侵删~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流星直播主播 网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ddzbm.com/5907.html
pixiu273.com szdbwz.com iycgs.com jixianer.com yssct.com kjjxj.com tfmgy.com 7yst.com fcwrq.com